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所有分类

品牌专卖全部品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6 无数次绒绒从噩梦里惊醒下定决心一定要离开家那一次次因懦弱而放弃的自杀让她对生活充满了敌意。绒绒内心悲凉如死亡一样那些肆无忌惮的家暴总会在她的梦魇里狂笑,她害怕她真的好怕她甚至会想如果小时候他们是把她卖了该多好,绒绒高中入学的时候体重只有六十多斤跟她一米五八的个子比起来,显得十分违和用骨瘦如柴来形容都有些逊色。而在绒绒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她已早早被迫兜售蚊香那一箱箱沉重的蚊香,捆绑在她破烂的自行车上摇摇晃晃她起早贪黑走街转巷地呦喝着,如果卖不完回家难免要被数落。从大二开始绒绒不再需要家里寄钱她为自己能远走高飞而开心,哪怕她处处要比别人低微但至少不会受伤害啊,绒绒有了属于自己的空间她的笑和心事那些鱼肉白饭跟她的自由比起来都显得没有那么诱惑了。绒绒每天只吃包子靠学校补助的费用加上周末做小时工她的生活简单而满足。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